2010年9月27日 星期一

威爾第的歌劇<弄臣>(Rigoletto)中最燴炙人口的插曲<善變的女人>(La Donna e Mobile)歌詞的英文譯文,
自譯成中文,明白了歌詞的含義。雖不頂贊同,但對這首名曲仍愛不釋手。


La donna è mobile! Qual piuma al vento.
女人皆善變!如風中一葉輕羽
Muta d'accento, e di pensiero.
言不由衷,反覆無常
Sempre un amabile, leggiadro viso,
縱使花容玉貌,實乃虛有其表
In pianto o in riso, è menzognero.
不論是哭是笑,永遠表裏不一
La donna è mobile, qual piuma al vento,
女人皆善變!如風中一葉輕羽
Muta d'accento, e di pensiero.
言不由衷,反覆無常
È sempre misero chi a lei s'affida,
那不疑有她的可憐蟲啊!
Chi le confida, mal cauto il core!
向她掏心挖肺,至終因她心碎
Pur mai non sentesi felice appieno
無奈唯沉浸其胸懷
Chi su quel seno non liba amore!
方能獲得愛的滿足
La donna è mobile! Qual piuma al vento.
女人皆善變!如風中一葉輕羽
Muta d'accento e di pensiero.
言不由衷,反覆無常

記得中原大某位基督徒教授在一篇趣味橫生的演講中,曾提到這首<善變的女人>,

還說如果有善變的女人,作曲者就是"該死的男人"!





《弄臣 Rigoletto》是由法國文豪雨果的戲劇《歡樂國王》改寫而成的歌劇,該劇原是諷刺且影射法王法蘭西斯一世奢華糜爛、好色成性的故事,但太具政治爭議性而被查禁。之後,劇作家皮亞維(茶花女的改編者)對這個故事有興趣,就將它改編成歌劇的劇本,但惟恐政治干涉藝術的歷史重演,遂將主角改寫成義大利某位公爵,之後這個故事才開始流傳起來。威爾第認為在雨果的原著當中,劇情主軸都圍繞在蒙特羅內伯爵對弄臣下的詛咒上發展,於是決定以《詛咒 LA MALEDIZIONE》為劇名,但反覆考慮後終於底定改為現在大家所熟知的《弄臣》,並於一八五一年於威尼斯首演。
弄臣,指的是在貴族身邊的搞笑小丑。《弄臣》劇中的主角是十六世紀義大利曼都瓦城中的一位老駝子,他是該城風流瀟灑又年輕的公爵的弄臣。他為了取悅公爵,除了耍弄各種機巧、阿諛奉承外,還要常常物色美女以滿足公爵的漁色本性。當大臣的妻女被公爵看上的時候,他還會嘲弄那些滿懷憤怒的丈夫和痛心疾首的父親。未料,這樣的悲劇也發生在他自己身上,公爵竟喬裝成窮學生暗中追求他那純潔貌美的女兒吉爾達。自己珍愛的女兒被風流公爵玩弄後,弄臣氣憤不己、決心僱用刺客要將公爵殺死,未料最後被刺的竟是女扮男裝的吉爾達。原來,獲悉行刺計劃的吉爾達對公爵一往情深,甘願替公爵一死。向來對朝臣妻女受辱的不幸大加嘲諷的弄臣,最卻讓自己珍愛的女兒成了天譴下的犧牲者。
這齣劇由華麗的宮廷盛會開始,最終卻導向悲劇,是一齣張力十足、歌曲精采的歌劇,其中「善變的女人」一直是備受矚目的詠嘆調。這首詠嘆調出現在第三幕,風流成性的公爵在酒館豪飲美酒之餘,一面譏嘲天下女人的善變,一面還對著酒館的女人調情。
公爵又是譏嘲、又是挑弄女人地唱著「善變的女人」的同時,吉爾達卻只能在一旁傷心地偷偷望著他,這不免令人感嘆,究竟是女人善變?還是公爵這個男人更善變!這首反諷效果十足的曲子,是威爾第刻意安排好的安可曲,但他卻一直保密到最後一次排演時才拿出曲譜,首演時果然轟動,不僅是劇中雋永的詠嘆調,從此也成了膾炙人口的不朽名作,歷時一百多年後,這首曲子還不時地被引用在電影情節和各式各樣的廣告中呢!
今天收錄的是由馬里奧.蘭沙 (Mario Lanza)所演唱的, 這個聲樂家大家應該比較不熟悉, 甚至沒有聽過, 不過世界三大男高音卻都是聽他的聲音長大的喲。馬里奧.蘭沙的聲音總是充滿了真誠與熱情, 全神的投入讓他的歌聲非常有特色, 也非常有感情。可惜年僅 38 歲就死了。
就讓我們一起來聽這首好聽的歌劇精選吧。 



第一幕
在曼都瓦公爵的豪華宮廷中,舉辦著盛大的舞會,男女熱鬧地跳著舞蹈。此時曼都瓦公爵與朝臣波爾薩正交談著,這個花心又多情的年輕公爵正得意地說自己最近的獵物收穫,眼睛還盯著漂亮的女人們開懷地唱著。很快地,公爵就勾搭上西布蘭諾伯爵夫人,這讓戴綠帽的伯爵氣憤不已,但駝背的弄臣黎果雷托卻仗著公爵的寵愛而當面嘲笑他,伯爵氣得要跟黎果雷托決鬥。
此時蒙特隆伯爵氣沖沖走進來,指責公爵玩弄他的女兒,反被公爵下令逮捕,黎果雷托在一旁嘲諷地說這是他女兒的榮幸,於是蒙特隆憤怒地詛咒黎果雷托,不禁讓弄臣驚恐錯愕,因為他自己也有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兒。
黎果雷托邊想著伯爵的詛咒,邊往偏僻的路上走去,遇到一位自稱叫史巴拉富奇烈的刺客,只要付錢就願意幫忙殺人。黎果雷托喃喃自語認為兩個都是同道,只不過一個用嘴殺人而另一個用刀殺人。
踏入家中庭院,女兒吉爾達立刻飛奔過來,她是黎果雷托所擁有的一切,兩人在母親過世後相依為命。為了保護這如花似玉的寶貝,他將她遷居到這隱密的地方,黎果雷托百般囑咐女兒不得外出,並命令奶媽喬瓦娜要嚴管門禁,任何人都不准進來。突然聽到聲響,緊張的黎果雷托立刻匆忙離去。
原來是曼都瓦公爵打扮成學生模樣潛進來,先前他在教堂禮拜上結識了吉爾達,如今才發現這女孩原是自己弄臣的女兒,他立刻向吉爾達求愛,表明自己是一個名叫瓜第耶.馬爾德的窮學生,兩人熱情地擁抱親吻著。但此時奶媽前來報告說外面似乎有腳步聲時,急急催促公爵趕快走開。
陷入初戀的吉爾達,站在陽台上,滿懷歡喜地念著心愛人兒的名字,卻也被外頭的波爾薩等人瞧見,認為吉爾達就是弄臣的情婦。恰巧黎果雷托回來,他們連忙騙說要幫公爵搶西布蘭諾伯爵夫人,就拿起手帕矇住黎果雷托的眼睛,躡手躡腳地就把吉爾達劫走了。
四周平靜無聲,黎果雷托才發覺事情有異,他奔入屋中只見女兒遺落下的手巾,遠遠聽到吉爾達的求救呼喚,他驚覺這正是蒙特隆伯爵的詛咒!
第二幕
在曼都瓦公爵的家中,他聽說戀人吉爾達已被人誘拐,想著她淚流滿面,自己卻無法救援而滿心悲痛。此時群臣進來報告他們綁架了黎果雷托的情婦,公爵立刻知道這就是百般思念的吉爾達,急忙離去找她。
黎果雷托隨之進場,他把自己緊張的情緒偽裝起來,東張西望地企圖尋找女兒被藏的地方,但眾臣們卻刻意阻撓,黎果雷托忍不住喊著「把我女兒交出來」,眾人才驚覺原來那女子竟是弄臣的女兒。不過他們仍不願意破壞公爵正在進行的好事,於是憤怒的黎果雷托咒罵他們,逐漸轉為悲傷地哀求大家同情可憐他。
這時吉爾達衝了出來,投入父親的懷抱,哭訴自己與公爵結識的經過,黎果雷托只能慈愛地安慰女兒,要她盡情的哭泣。當父女倆準備離去時,遇到被押解到監牢的蒙特隆伯爵,黎果雷托將目光轉向曼都瓦公爵的畫像,決心要報仇。

第三幕
場景在刺客史巴拉奇烈的客棧,他與美豔的妹妹瑪達蓮娜住在一起,幹著謀財害命的壞事。黎果雷托已要求史巴拉奇烈替他殺掉公爵,並帶女兒前來窺探,想要證明公爵是如何對女人始亂終棄。
不久公爵進入客棧,他高歌女人的花心與善變,所以自己才不願對女人專情。吉爾達看到公爵與瑪達蓮娜兩人的挑情,不禁傷心落淚,而黎果雷托卻憤慨地說哭泣無用,只有報仇才能解決一切,並要女兒先動身去維洛納。
弄臣與刺客的交易開始進行了。此時暴風雨來襲,公爵哼著歌曲上樓睡覺,吉爾達捨不得情人,又悄悄溜回客棧,聽到刺客兄妹倆的對話。原來瑪達蓮娜情不自禁愛上了公爵,要求哥哥不要殺害這男人,兩人在爭辯後,想出了妥協的辦法,決定午夜之前若有其他客人投宿,就當作公爵的替死鬼。
愛上公爵的吉爾達決心以身殉情,在風雨交加之中,她敲開店門,史巴拉奇烈就在一片漆黑下舉起利劍殺死了吉爾達,並將屍體裝入麻袋中。
當黎果雷托回來,刺客交付給他這沈重的麻袋,並收了尾款離去。正當滿心復仇喜悅的黎果雷托費力地將麻袋要丟入河裡時,突然聽到公爵的歌聲,他急忙打開袋子,發現竟然是自己的女兒。
奄奄一息的吉爾達請求父親的原諒,她會在天堂與母親會合,並為父親祈禱。看著女兒斷氣,黎果雷托才悲痛地高喊「詛咒!」昏厥倒在女兒身上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